轻愁淡云飞

闲来无事,养膘蓄锐

《昭奚旧草》大概是唯一一本没看懂通过各路神仙解读才懂的书,小书生的文字有种很强的穿透力。
拿了一张以前用来给hh写信的纸,然后字真的丑。这几天都没更念归鸿,可能要过好几天,期中考试后就真的开始忙了……各种论文各种作业,还有日语课的录播我还没看完,明早又要早起去昆博,今早睡了个懒觉,我好想有个能睡两个懒觉的周末。😔

上学期学信息网络化基础我以为是我最绝望的时刻,直到这学期我遇到了VFP。我知道明年学C语言我还会把这话说一遍。我不停地告诉自己,你学的真的不是计算机专业。

昨晚室友送的小柿子,好可爱,有点舍不得吃。
好甜!

-惊梦(再续)-我编不下去了,再见嘞!

博物馆的每周日下午的周末剧场,会有本地的剧团来演出,偶尔也会有其他地方的昆剧团来演出,经典的折子戏百演不厌,老年人除了去听评弹就是来这儿看戏。

周日下午三出折子戏,《狮吼记·跪池》便是其中之一。周末剧场都是开场前一个小时开始售票,来得早可以挑座位,来得晚只能听工作人员安排,林晏清来得早,所以买完票就挑了一个前排的座位。

《狮吼记·跪池》中陈季常和苏轼出去喝酒回来被妻子柳氏罚跪在池边,苏轼又来探望,三人闹出一场喜剧,对了,还有蛙兄。江河饰演陈季常,苏轼和柳氏分别是师兄师姐饰演。这出折子戏放在了最后,前面两出是《牡丹亭·寻梦》《玉簪记·琴挑》。江河一上台就看见了林晏清,林晏清朝他微笑,一边右手握拳一边用口型告诉江河“加油”。江河笑了,心想,这个女孩真是可爱。当然,林晏清也被江河可爱到了,毕竟陈季常这个角色本身就很可爱。

三出戏结束后,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,林晏清由于座位靠前所以走得慢些,江河还没来得及卸妆就跑了出来,拉住林晏清,“晏清,你等会走好不好?等我卸完妆我们一起走好不好?”林晏清被拉住时一愣,单肩包从肩头滑落,“好啊。”其实我本来也没打算先走。“我去外面等你,不着急。”江河开心得笑了,重重地点头,带着脸上的妆倒有些滑稽。

太阳渐渐西下,路上都是车辆和行人,道路两旁满了梧桐树,粗壮的枝干往道路中央延伸。江河和林晏清沿着路向地铁站走去。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
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江河有些急促,胸口下的心脏一直砰砰跳个不停。

“嗯?演得很棒啊!陈季常很可爱哦!不过你不演蛙兄有点可惜呢!”

“哈哈哈哈是有点可惜呢!对了,咱们留个联系方式吧?下次要是周末剧场还有我演出,我就喊你来。”江河说着便从上衣口袋掏出手机,林晏清突然“噗”地笑出来,“为什么你的手机壳这么萌?”别看江河是个男孩子,却是个喜欢萌宠的人,手机壳上正是抬头问主人要小鱼干的小猫,旁边还配了字“小鱼干!小鱼干!”江河笑笑,“这是我家的猫,拍下来做手机壳了,有机会我带你去看小猫,啊不,现在不能叫小猫了,应该是大猪!特别能吃的猪!”

“好啊!”林晏清欣然答应。两个人到了地铁站,本应分开等待开往各自方向的地铁,但是江河没有,一路跟着林晏清,林晏清在站门旁停下,江河才停下。林晏清有些奇怪,便问道“诶?你不去那边吗?”

江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笑道:“嘿嘿,我下午无事,送你回去了我再走。”

“啊,其实不用的,我一个人完全可以……”

“林晏清!”突然从后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林晏清。两人回头看,是一个高瘦的男生,手里拿着一堆A4纸。

“张鸣秋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果真是你啊!我来这边拿资料。你呢?”来者正是林晏清的同班同学。

“我来这边博物馆逛了会,准备回去。”

立在一旁的江河此刻沦为两人寒暄的背景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“啊,对了,江河,这是我同学张鸣秋。张鸣秋,这是我朋友江河。”







昨晚发现食堂门口那棵树很适合自缢,树枝够粗且延伸出来,高度也正好。


我凑什么热闹啊……

我快不认得这个字了